开奖直播

555415.com人人都是乙方
更新时间:2019-11-06

  在比互联网圈子更大的圈子里,提出需求的人不一定是产品经理。他可能是品牌主,可能是开发商,甚至可能是头上顶着问号的NPC。

  你也曾天真的认为当设计师就是每天画画图,做做海报,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沉浸在艺术的殿堂。

  但是大学时你发现了第一个烦恼,总有朋友让你给帮P个头像画个logo什么的。有时候闲着无事又碍于关系不错就免费给做了,没想到的是,后来不帮忙了他们还翻脸。

  你开始小心提防着朋友圈里的伸手党。你甚至把个性签名都换成了「要设计,先投币,人民币的币。」

  工作内容远不是画图软件PS、AI这些,你还要练习如「如何在38个版本之内让甲方满意」「甲方到底是他妈什么意思」「如何与甲方撕逼」等一系列的技能。

  在这些事儿面前,为了画一张图在电脑前坐好几天不睡觉,坐出痔疮来都算不了什么。

  接活儿时甲方永远只有一个需求:「高端大气上档次」,可一万个甲方有一万种高端的感觉,其中八千个还特别low。

  “我要大气在大气一些懂吗!不不不是这种感觉!我要的是那种!我要一个圆 但又不让别人看出那是个圆 ”

  “我要大气在大气一些懂吗!不不不是这种感觉!我要的是那种!我要一个圆 但又不让别人看出那是个圆 ”

  改稿是日常,可改了五十七个版本,甲方爸爸最后说「哎,我觉得你挺认真的,但还是用第一稿吧」……

  你强行忍下去了差点中出的怒火,微笑着说「您说的都对」,转身吞了显示器的心都有。

  在踩了好几次坑之后你才终于狠下心,没有预付款不干活儿,不结完尾款不给源文件,朋友介绍来的活儿不谈好价格也不干。

  有时候有些话你觉得不方便当面说,就直接发朋友圈了:「你看天上的云,像不像你欠我的尾款?」

  毕业之前一个月你拿到了某 4A 公司的实习 Offer,你觉得很高兴,你终于要实现你的梦想了。555415.com

  HR 姐姐非常温柔,「这个月已经没有入职名额了,不过你可以从实习生开始做,过一段时间有名额了你就有机会转正了!」

  你满怀期待,你想在这家服务几百家 500 强的 Agency 做出全世界都看得到的 Campaign,写出价值几十万一句的 Slogan。

  一天 50 块有什么大不了的?谁实习能挣钱呢?我要的是平台!是梦想!服务的是梅赛德斯和奥迪!

  进去了一个月之后你才发现,你以为 freelancer 指的是自由职业,万万没想到这里的 free 说的是免费。

  除了 4A 公司的 title 你可能是所有同学里混的最惨的,而且现在4a还特么被黑得最惨。

  你顶着临时工的头衔,背着正式员工的锅,还总是心怀希望憧憬着下周一定能转正。

  可是在金宝街的华丽大厦,腔调必须不能丢。你穿着 ZARA 的连衣裙,某宝淘来的鞋子,挎着分期 24 个月的 prada 包包,不免息你都不敢剁手。

  永远拿着最新最大的 iPhone,出门必须用天生骄傲的 uber,一群中国同事围在一起讲话必须也得彪英语:新来的 Leader 真是个 bitch!把我的时间全部 book 走了!太 nonsense 了!我们去吃个 brunch,回来再 brainstorming 吧

  黄太吉在你看来就是帝都的沙县小吃,可你回到了家里连黄太吉都舍不得吃。别人以为你们干广告的天天拽 4A 腔洋气得不行,只有你自己知道你们其实都是流水线张全蛋。

  熬了一年,你终于转正了,从此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免费水果,每个月见一次一个只够你在昌平勉强生存但是好歹叫做工资的东西。

  公司看着确实高大上,但这一年来你变得越来越苦逼了。加班加的越来越严重,活得越来越憋屈,人生越来越艰难。

  你曾经以为弹性工作制是人权的体现,后来你才发现是领导们为了模糊你生活和工作的界限放出的烟雾弹。

  你白天陪着客户吃喝玩乐陪聊天,晚上回到家就趴桌子上写稿写到凌晨两点,去看个电影看个病都得随身背着你的 Macbook。

  周五晚上你打扮妥当,在三里屯还没掀起 Friday night 的盖头来,中国电信工业互联网开放平台发布4749999一个神奇忽然甲方那边来了需求,你只能火急火燎打车公司接着加班。

  互联网公司的同学总在抱怨自己 996,可他们根本不知道一天24小时都卖给公司是什么样的感受,更何况互联网圈的工资还比你高的多。

  一边帮甲方爸爸写着“打破平淡,我拒绝朝九晚五的生活”,一边在心里骂爹:特么「朝九晚五」不是相当于放假吗?

  最奇葩的事儿是上周遇到了一个甲方,提需求的时候说让我务必要写出「北欧风格的文案」,计算机二级《VB》考试历年重点知识精讲(2)香港赛,可你想了半天,自己好像只会写「大馇子粥风格」和「驴肉火烧风格」,「卤煮风格」都还没修炼成型呢。

  毕业了以后你发现,也许你们是专业和工作差异最大的行业,在学校的时候做的天马行空的方案在工作中是没用的。

  在学校你听老师说:“一切技术问题都是可以被解决的,你们要有才华!要有创造力!要有情怀!要做出有生命力的设计!”

  有创造力的图纸变成了甲方看一眼就会丢掉的垃圾,所有的方案必须有限考虑可实施性。

  你刚工作的时候觉得最痛苦的事儿是熬了好几个夜通了好几个宵赶出来的东西,甲方一句不好就得全部推翻重来。

  后来慢慢适应了,你觉得更痛苦的事儿是爸爸们总爱在周五给你布置作业,「我们做一版调整吧,下周一我们碰一下。」

  不行,还有比周五布置作业更痛苦的:画图画到一半公司突然停电,连保存的机会都不给你,不好意思前面那些痛苦就算白来一次,去特么的命运比甲方爸爸更绝情。

  你总不能直接告诉他们,你是一个设计别人生活的设计师,可你忙到没有自己的生活;你是一个设计千万个房间的建筑师,可你自己连一个卫生间都买不起。

  他们问你要不要让孩子报考建筑类专业的时候,你得教他们辩证地去看待这个问题,视孩子具体情况而定。如果孩子是亲生的就不要去了,但如果不是亲生的也不一定得这么残忍的。

  平时安安分分过日子,除了工作也不需要考虑任何私活儿。下班之后的时间都给了生活,虽然赚的钱少了点,但是好歹日子过的还算舒心。

  在你毕业之后跟第一家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的时候,你就成为了一个乙方。而你的老板,就是你的大甲方。

  在小公司上班,你的上司可能学历不如你,专业不如你,甚至一点都不靠谱,你也只能默默忍受 ta 的脾气,低着头说『是是是,对对对。』

  在大公司上班,你可能面临着及其严苛的会议条例,开个会,尿都要憋爆了,你也得忍着,要不一个不留神老板就让你回家吃土去了。

  那些因职位、因资历而不得不低下的头,那些因角色站位而受到的毫无缘由的侮辱;

  那些“必须要像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而不敢发泄的委屈,那些“你要明白这就是游戏规则”的不公平;

  那些从“职场拼搏你最想告诫十年前的自己”的每个字中读出的百忍成钢,是你每时每刻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是每时每刻都没放弃的,你啊。

  当个乙方也挺好,说不定比起我们光出力来说,出钱又出力人前张牙舞爪的甲方爸爸也在黑夜里偷偷哭泣。 而且你以为的甲方爸爸,在他的老板面前他也只是个乙方。

  当个乙方也挺好,说不定比起我们光出力来说,出钱又出力人前张牙舞爪的甲方爸爸也在黑夜里偷偷哭泣。 而且你以为的甲方爸爸,在他的老板面前他也只是个乙方。